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生活感悟

安倍内阁允许《教育敕语》做教材 复活军国主义又进一步

时间:2017-04-02 21:52:07来源: 作者: 点击:
日媒称,安倍内阁会议决定,允许“在不违反宪法和《教育基本法》的形式下”将《教育敕语》作为教材使用。日本国会曾以“损害基本人权,令日本国际信誉受质

 日媒称,安倍内阁会议决定,允许“在不违反宪法和《教育基本法》的形式下”将《教育敕语》作为教材使用。日本国会曾以“损害基本人权,令日本国际信誉受质疑”为由排除《教育敕语》,敕语一度销声匿迹。但到了第二届安倍政府时期,陆续有阁僚等人肯定《教育敕语》。

据日本《朝日新闻》4月1日报道,《教育敕语》是1890年10月明治天皇颁布的,其主旨在于训诫臣民为君主效劳。《教育敕语》曾是战前和战中教育的根本理念。

报道称,《教育敕语》贯穿以天皇为中心的国家观。也有人指出,其中“一旦缓急则义勇奉公以扶翼天壤无穷之皇运”这一句,与为天皇而献身的军国主义有关。

到了战后,《日本国宪法》公布的1946年,文部次官通牒对学校等提出“脱离构成我国教育唯一渊源的传统思维方式”,《教育敕语》的奉读也被禁止。

不过,在国会,不少人认为,仅采取行政措施是不够的。1948年6月,众参两院通过内阁决议,确认废除《教育敕语》。《教育敕语》由此失效。

众议院的排除决议指出,“之所以今天还存在《教育敕语》仍保持着国民道德指导原理性质的误解,是因为仅采取传统的行政措施是不充分的。”《教育敕语》基于“神话的国体观”,明显损害基本人权,在国际上也受到质疑,因此国会确定回收副本,完成排除。

报道称,在第一届安倍政府时期,曾任文部科学相的伊吹文明在国会表示:“以天皇陛下的话语为基础制定教育政策,与战后日本的政治体制不相符。”然而,在第二届安倍政府时期,政府的态度发生变化。

在2014年4月的参议院文教科学委员会上,有人提问道:“与排除决议无关,可以将《教育敕语》作为课外读物或在学校进行有效利用,这种见解对吗?”

对此,时任文科省初等中等教育局长的前川喜平答辩称:“《教育敕语》中包含着在今天也通用的内容,着眼这些点在学校进行有效利用,也是可以考虑的。”时任文部科学相的下村博文也答辩称:“作为教材使用也没关系。”

稻田朋美防卫相在3月9日的参议院外交防卫委员会上表示:“我认为,《教育敕语》中的孝敬父母、夫妻和睦、重视朋友、日本应立志成为受全世界尊敬的道义国家的思维方式是核心。”

文科省生涯学习政策局政策科强调,在宪法和《教育基本法》等当中,《教育敕语》的法律效力已经消失。例如,可以设想作为历史事实介绍《教育敕语》等情况。不过,也存在学校法人“森友学园”开设的幼儿园中让幼儿背诵《教育敕语》的案例。

报道称,有人担心,在得到内阁会议的“认可”后,《教育敕语》可能在接近战前和战中的语境中被利用。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>>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内容